正宗卤水的做法及配方

  巧儿一动不动地站在地头上,任凭春风撩动着脖子上的纱巾,静静地望着沟渠上一片片绿油油的小草。小草儿争先恐后地吐着娇嫩黄苞儿,上面的水珠儿害羞似的悄悄地趴在叶子上。沟渠以北的果园被横七竖八的枯枝灌木圈篱着,仍有一股淡淡的芳香,冲着巧儿家的地头扑面而来。果园南边的小路,是林子放学回家的道儿,巧儿站累了,索性一屁股蹲在沟沿上,白嫩的双手托着下巴,一个人想起了心事。

  最初,听林子说他要去职业高中读书,巧儿有说不出的喜悦,更多的是丝丝缕缕说不清道不明地失落。她为林子的未来,有了好的走向而高兴,同时也为自己迟迟未定的终身大事而担忧。巧儿说不明白自己心里是不是真的在惦记林子,自己做梦也没想离开村子,嫁到那花花绿绿的大城市里去过日子,那是庄稼地里的女孩做梦也不敢想的事情。村子里跟自己差不多大的男孩子女孩子已经都定了亲,自己除了想林子,还能是想谁呢?天天偷偷跟在自己屁股后的林子,忽然就消失了,不见了。自己的心里空落落的,似乎像断了线的风筝,bbin体育视讯没了拿手。

  最令巧儿犯难的是昨天晚上的事,北邻的二大爷又来给自己提亲,嘟嘟囔囔地跟巧儿爹娘唠了一后晌的嗑。他们具体说的啥?巧儿没听到,巧儿也不想听,因为这样事,不是管二大爷还是三婶子,隔三差五地就会发生一次。村子里七姑八姨的热心,总会让巧儿不知所措一番。

  “巧儿啊,你也大了,是该定门亲事的时候了。” 巧儿娘来了到巧儿的屋里,旁敲侧击地试探着巧儿的心思。

  “娘,俺不想嫁到外村去,大姐二姐都不在身边,过几年,您和爹身边没个人咋行!”

  “嗯,闺女说的在理,还是俺三妮子懂事,所以你爹也没有答应后邻恁大爷提的亲事,虽然青城街不算远,来回也要二十里路呢?”

  “巧儿呀,咱祖祖辈辈都是庄户人家,咱也不图什么大福大贵,两个人在一起,能搭起帮来过日子就是好人家,什么城里城外的,其实,咱也不稀罕不是?若找个当工人拿工资的,地里的营生全靠一个人操劳,能把女人累个半死!”

  昨天晚上娘对着自己说的话,巧儿听懂了,自己才不怕累呢?只是,有很长时间没有林子的消息了,林子心里咋想的?巧儿心里也没了底。

  “寻寻觅觅寻不到活着的证据/都市的柏油路太硬/踩不出足迹/骄傲无知的现代人/不知道珍惜……”

  一阵粗狂的歌声,把巧儿从沉思中醒来。巧儿直起了腰,伸着脖子向公路眺望。是林子?瞬间,巧儿心脏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。

  “还是上学好,俺在家里除了种地,就是下乡 ,就那些拾掇不完狗屁营生,实在是没劲。”二黑把车子骑得飞快,挺直了腰杆,两只手撒开了车把,前轮左右摆动着,自行车歪歪扭扭地向前飞奔着。就在即将进村子的时候,吱……二黑忽然一个急刹车,林子毫无防备,一头磕在了二黑的脊梁上。

  林子扶着二黑的腰,斜着身子,探出头来向村头望去。一个姑娘孤零零地蹲在崕头上,歪着头,正在打量着他俩。

  “差不多两个月了吧?过完了年开学后,俺回家两趟,正赶上她跟她爹赶集卖粉皮子去了。”

  “嘿嘿,你先回家吧,晚上我去找你。” 林子说完,从自行车的后座上跳了下来,径直向巧儿奔去。

  “两个月没见,巧儿变得更漂亮了。”林子傻傻地望着巧儿的脸蛋,情不自禁赞叹着。

  “咋就变漂亮了呢?俺以前很丑吗?有文化的人,就是会哄人。” 巧儿的语气里,带着醋意,醋意里裹着一丝丝地甜味。

  “俺家大门,让说媒的给堵了。”巧儿说完咯咯地笑了起来,忽然意识到自己玩笑开大了,扭过身去,用眼角偷偷观察着林子的表情。

  “说媒就说媒呗,堵你家门干啥?”林子一时半会没有领会巧儿的意思,傻愣愣地问到。

  “咋了,咋还急眼了呢?”林子摸楞着自己的后脑勺自言自语地说:“俺脑袋是榆木的吗?”

  “你不在学校好好念书,又跑回家来干嘛?”巧儿拣了根树枝,有一搭没一搭地在地上划拉着。

  “今门礼拜六,俺想回来帮俺娘把麦子浇了。村里的麦子大部分都浇完了吧?大概就剩下俺家没浇了。”

  “都快去城里当干部了的人了,还惦记着家里那一亩三分地,有点出息行不行啊。”

  “俺倒是不想惦记,离开一亩三分地,俺吃啥呀?学校食堂里的饭票,就是用麦子兑来的,今天不浇地,明年吃啥?再说,后年想种地,估计也没地种了。”林子说到这里,心里有种莫名其妙的失落感。

  要说浇地这事,周边几个村子,数着魏家庄浇地方便。齐保成上任村支书第一年,就在支脉河的河堤上修了一座扬水站。四五根盆口粗的橡胶管子,从五六米深的河里,顺到了大坝上。无论返青水,还是浇冻水,其他村子伸着脖子等雨盼雪的时候,魏家庄的地头上的大沟小渠里已经满满是水了。瘸拐子愿意把英子嫁给二黑,也是看到魏家庄的水利设施让自己战友搞得有板有眼。沟渠都比地头高出一截,浇地的时候只要在自己的地头上扒开个口子,水自然就会从地这头流到地那头。庄稼能浇上水,收成自然就好。这几年魏家村的收成,周围几个村是比不了的。英子嫁到魏家庄,跟没出村一样,离自己近便便的。

  林子打心眼里,不愿意离开村子,毕竟这是光屁股长大的地方。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,有草,有水,有巧儿。

  作者简介:王士文,笔名,浅风文子,山东东营市广饶县人。经商为生,码字为趣。

关键词: 乡村小说

评论 (0)  •  2019-11-09  •  浏览 (6)

0 评论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