圣斗士星矢少女翔第6集:翔成星矢的师妹,魔铃终于露出真面目!

  上世纪90年代初,陈晓尧以一篇名为《修面》的小小说闯入文坛,并曾登堂入室,被邀请到郑州那块中国小小说的风水宝地,与全国最顶尖级的小小说作家一起华山论剑。

  大量的阅读和郑州之行,让陈晓尧不满足于现实的苟且。单调乏味的乡村教师生活,正在一点一点地磨去他身上的棱角和才气,最终,他在痛苦中断然做出了一生中最重要的选择。他放下了自己少年、青年时期苦读拼搏而来的、可以一生安享的“铁饭碗”,给自己定下了更高的人生目标,登上更加宏阔、宽广的人生舞台。正因为如此,今天呈现在我们面前的这部小说集《薄雾缭绕》才如此视野开阔,才让我们阅读到了不一样的生活百态和万千气象。

  晓尧的小说创作绝对是有自己艺术追求的,或者说是有“野心”的,这体现在他对所熟悉生活的提炼、揉碎、重组,使庸常变得不凡,使杂芜变为清爽,使野鸡变成凤凰。这就是小说的结构艺术。以优秀中篇小说《三房记》为例,来看看作家在结构上的艺术匠心。晓尧在写《三房记》时,从小切口进入,以写几代人的命运来构筑他所熟悉的乡村图景,着力点放在对当下的呈现与拷问。一般情况下,“野心”大的作者走的常规路肯定是鸿篇巨著、波澜壮阔,用第三人称叙事。晓尧却独具慧眼,独辟蹊径,将叙事融入房子的故事之中。独特的叙事视角,使得“租房记”“分房记”与“卖房记”的叙事主体分别由“娘”、“娘”和“爹”、“我”来完成。这就完美地规避了常规的第三人称全景式叙事,使得整个故事没有阅读隔膜,而有身临其境、穿越历史之感,给读者以真实的感觉。许多小说大家在寻找最佳叙事角度时总是煞费苦心,效果亦十分理想。《三房记》的结构方法和叙事角度,我以为十分成功。

  晓尧在小说语言的探索上也是卓有成效的。《新聊斋》《修面》《李二矮子》《爱情故事》等的简洁和准确,彰显出作家深厚的文字功底;《桃李纷然》等篇什的风趣幽默和传神的白描勾勒,透露出作家观察的仔细和用词的精当。更为可贵的是,晓尧在其小说中对“学生腔”的改造和民间语言的吸纳提升上已颇有建树。他的小说很少有长句子,“当然,我也不少给曾家干活,割草做饭,赶鸭喂猪,家里家外,田头土里,bbin体育平台样样都能做”(《三房记》)、“清明节后,天一日日暖起来。桃花落尽,梨树花开,一树白,风一吹,霜染一地。夜里,蛙鸣鼓噪,声声入耳,田边、沟渠”(《幺公教我认字》)这样的句子不在少数。这些传神、简练的文字表达,既不是乡土俚语的照搬,也没有阳春白雪的古奥难懂;既有民间语言的吸收,更见作家语言锤炼的功夫,且形成了自己的风格。

  细节被晓尧谓之为“小说身上的肉”。如果一部小说一直在叙述,全是骨头、没有血肉,读者“吃”什么?细节描写不一定都是大段大段的白描,《三房记》中,“东家张银山站在自家堂屋门口张望,一张老脸上尽是皱纹和焦愁。”这里虽然只有一句话,但它是细节描写。张烈两杯酒下肚后,大手一挥,无比豪气地说话,也是细节描写。甚至,《桃李纷然》中“李生依旧羞涩的脸红”这一句话都是细节描写。

  晓尧的小说生活气息浓郁,人物刻画生动,对乡间农事、风物、人物的描写娓娓道来,细密、逼真、耐读,大部分小说川南地域特色鲜明。仔细读来,《薄雾缭绕》最厚重的东西在中篇和短篇,这17个篇什中,除了《初夏季节》《2004,一个城市的四个瞬间》和《桃李纷然》可以算作“农村人在大都市”外,包括中篇《长得像某首长》都应归于“川南乡村图景”。甚至,他小说中的地名、风物干脆就使用原汁原味的名称:黑石场、龙贯山、牛佛烘肘、富顺豆花、李二豆花、肖三三、李子铺等。这些小说加起来,就是一部川南乡村历史。尽管晓尧离开乡村已经20来年了,走遍大半个中国,眼下身居国际大都会成都,但他身上童年、少年和青年时期浸淫的乡村文化不仅没有褪去,相反,成为了他的精神富矿。衷心希望晓尧继续深度开采,创作出更加厚重的“大东西”。

  Copyright © 2006-2016 自贡网 All Rights Reserved. 自贡日报社 自贡市全媒体资讯中心 主办

 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类新闻﹑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, 均为相关单位具有著作权,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。

  地址:四川省自贡市汇川路自贡报业大楼6F(军分区对面) 电线 Email:

关键词: 乡村小说

评论 (0)  •  2019-11-09  •  浏览 (5)

0 评论

发表评论